傅强与马成君等劳动争议纠纷申请案

2015-12-22 来源:HR法律网 浏览:0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4)辽审四民申字第11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傅强。
委托代理人:张殿华,系辽宁襄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刘晓东,系辽宁泽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马成君。
委托代理人:王淑兰。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辽阳市荣兴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建哲,系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哲周,系辽宁论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傅强因与被申请人马成君、辽阳市荣兴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辽宁省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辽阳民一终字第56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傅强申请再审称,2009年辽阳市荣兴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辽阳荣兴)承包到“文城尚品”建筑工程后,将一部分工程分包给了锦州义和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州义和)。锦州义和聘请傅强负责工地现场管理。2010年10月,马成君到工地干力工,2011年5月14日出事故。该工程施工承包人是辽阳荣兴,实际施工人是锦州义和,傅强是锦州义和的现场管理人,不具有赔偿主体资格。傅强与马成君没有劳动法律关系。从劳动关系认定、工伤认定和马成君工资给付情况证明辽阳荣兴与马成君已经形成劳动法律关系。辽阳荣兴与锦州义和没有书面的劳务分包合同,但从劳务费的给付情况看,实际施工人是锦州义和,两公司已形成劳务分包合同关系。依据建筑法的规定,荣兴公司属违法分包,应承担法律上的全部责任。马成君的工伤赔偿问题依法与傅强没有任何关系。其再审申请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规定的情形,请求撤销一、二审判决,发回重审或者依法改判再审申请人无责任。
被申请人马成君答辩称,“文成尚品”工程是辽阳市荣兴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承建并施工的,傅强是雇用马成君的“包工头”,其双方都应当承担责任。荣兴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将“文成尚品”工程分包给了任何有资质的组织和单位。马成君住院之初医疗费和工资都是傅强支付的。劳动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4条规定,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二审判决结果是正确的。
被申请人辽阳市荣兴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答辩称,从劳动仲裁的裁决和一、二审判决认定,没有将锦州义和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列入本案当事人,而认定我方与马成君有事实上的劳动关系。但是我方认为,工程款的结算,已明确认定,分包给锦州义和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的事实,根据劳动法相关规定,没有签订合同,但合同已经履行了,应认定合同成立。关于伤残赔付问题,原一、二审对伤残补助金月工资按30天确定错误,应该按21.75天计算工资;关于护理费问题,原审判决17万元的护理费没有任何依据。综上所述,我方与马成君没有事实上的劳动关系,不应承担连带责任。
本院认为,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2012)辽阳民一终字第391号民事判决书已经认定马成君与辽阳市荣兴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自2009年12月起存在事实劳动关系。2012年7月16日,辽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马成君为工伤,“用人单位:辽阳市荣兴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辽阳市荣兴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原审中主张将“文成尚品”工程发包给锦州义和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并未主张将工程发包给傅强,也未举证证明傅强为实际施工人。原审在未查明辽阳市荣兴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锦州义和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傅强及马成君之间相互关系的情况下,判决傅强对马成君承担直接用工责任、辽阳市荣兴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承担连带给付责任,与其查明认定的法律关系不相一致。综上所述,再审申请人傅强的再审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二百零六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指令辽宁省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
二、再审期间,不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审判长樊少忠
审判员侯爱军
代理审判员陈晨
二〇一四年七月十日
书记员刘露路 

关标签